我们追求的是永恒不变的决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美状况而彻底打消了任何其他的念头

2017-08-11 18:40

 
    山桃妈知道,自己一个农村妇女,事业上帮不了子女的忙,可是老母鸡护仔是天性。她之所以听了李书记的建议,同意请场长来给山桃云林当媒人,就想着让场长看见两个孩子的和。她压根还想不到山桃和场长已经走得多么远了。
    听说山桃要坐场长的车去市里考驾照,山桃妈一下子就又凭直觉感到不太对头,她知道这事对谁都不能敲明了说。又没有理由不让山桃去考,晚饭桌上云林又是那么个回答,她左右为难,一晚上没有见觉。终于想出了这个跟着去撵着看的笨办法。半生劳累受苦,落下了一身病痛,是实在的事情,早就需要去大医院看了,理由公之名分,没有编造的必要。就这样,山桃妈就生生插在场长和山桃的中间坐在了去市里的小车上了。
    下了山,到了场部,正是八点上班的时候。场长对山桃说:“你带你妈去小饭厅吃早饭去吧,我还要安排一些事情。”刚好场办主任听见汽车的声音出来了。场长就给他说:“你去给灶房招呼一声,给老太太加两个家常菜吧,她第一次来场里吃饭,不要慢待了。”主任答应着在前面领着山桃和山桃妈进了小饭厅。
    不大一会炊事员端上了一碟青脆的泡菜,一碟鱼香肉丝,一碟青椒炒肉,两碗小米稀饭,几个花卷蒸馍。山桃妈给山桃说:“这些要十几二十块钱吧?”山桃示意母亲不要多说,母亲以为山桃没有带零钱,就使劲伸手在前襟底下的口袋里掏零钱。主任笑着说:“老嫂子,你就放心吃你的,这里给外面来办事的职工都不收钱。”山桃妈仍然掏着说:“那怎么可以?我又不是你们的职工。”主任说:“怎么不是?按照劳动法的规定,临时工也是职工。场里正给你们这样的职工办养老保险呢。以后生老病死都要有保证了。”山桃妈听不懂那些,只知道出门吃饭都要出钱一个硬道理,还要给钱。山桃就说:“你先吃你的饭,我一会吃完了去算账。”山桃妈才罢了手。
    吃了早饭山桃扶着母亲出来,还进了场长的办公室,场长给场办主任说:“你准备一下一块去吧,山桃所长不熟悉考驾照那一摊子的麻烦环节,还要给老太太看病,我去省里一个人可能也忙不过来,你去了可以两头跑着帮一些忙。”
    主任说:“没有啥可准备的,经常跟领导出门,习惯了。现在就走都可以。”
    场长逗趣说:“这次要好几天,去给家务院总理告个假吧。”
    主任说:“我是家务院党组书记,领导一切!不是你,连党组成员的资格都没有。你还是先请假去吧,”嘻哈完了问:“去几个车?”
    场长说:“就开一辆车吧。”
    不知道场办主任领着人在车子后箱里都包包袋袋装了一些什么东西,反正最后那里连山桃妈的那个挎包都装不下了。那个旧挎包被递出来放到了后座的靠背后面。
    场长和主任要扶山桃妈坐前面副驾驶的位子,老太太知道小车前面都是领导们坐的地方,死活都不去那里坐。场长说:“老嫂子,我们怕你路上晕车,坐在前面眼目宽一些。”
    山桃妈说:“我晕不了,从山上下来几十里我晕了吗?困难那些年,我推石磨子磨玉米在磨道一天一天转圈子练出来了。”
    山桃看母亲坚持,就说:“我和我妈坐后排吧,你们俩坐前面还可以一路抽烟说话,避免瞌睡,”
    场办主任过去坐了驾驶座位发动了汽车,场长也在副驾驶位置坐了。汽车驶出了场部的大门,上了公路加速了。
    有谁知道山桃妈已经开始了自己心里设计的特务活动了。她最怕场长和自己的闺女山桃挨着坐在一起了。他不知道去市里的几天,会发生什么,但是她打定主意,硬粘也要跟着山桃不离一步。
    老人家心里想着:“哪一天山桃云林正式结婚了,我这快入土的人就不用操闲心了”。

上一篇:虽然平时不多干涉读了许多书的女儿的行踪 |下一篇:让心灵在充满诗情画意的人间仙境里轻舞飞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