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追求的是永恒不变的决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技术话题 >

由于重读年龄就成为我们考虑前途问题的重要因素

2017-08-04 17:07

我很勇敢,可是我又非常粗心大意,这是我一辈子也改不了的缺点,就像吸烟者戒不了烟瘾一样。我学绣花是为了让自己能细心,可是绣花学会了,生活中的我还是个粗人。我没有其它女孩子那种遇事惊慌失措的尖叫。我能杀鸡、宰羊,捕蛇捉蛤蟆,可是我没有女孩子应有的那种细致和耐心。童年的艰苦经历锻炼了我的意志,同时也造就了我的粗糙。
   1961年夏天,我小学毕业了。在父亲支持下,我参加了小学升初中的考试。上午考算术,一切正常。可是,下午语文考试的铃声响后,同学们都纷纷进入了考场,我却怎么也找不到《准考证》,就独自一个人在操场上急得团团转。等到我的班主任——陈仰周老师发现考场里没有我,再来找到我时,已经开考了好长时间。陈老师连忙把我送进考场。由于我的语文底子本来就差,又耽误了几十分钟宝贵时间,心情格外紧张。题目做了不到一半,考试结束的铃声已经响了。这次考试我彻底失败了,普通中学也就与我无缘 。由于重读年龄就成为我们考虑前途问题的重要因素
一个月后,我参加了农业中学的招生考试,结果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大同农业中学录取。上农业中学,就意味着将来进不了大学。农业中学的学生都是普通中学挑剩下来的,所以毕业后也只能考农业高中,考大学根本竞争不过普通高中学生。社会上对我们这些农中学生都要看低三分,我们自己也有一些悲观情绪,觉得抬不起头来。有人甚至给我们这些农中学生编了个顺口溜:“农中、农中,懒汉集中。”
我进大同农业中学时,初一只有一个班,初二、初三各有二个班级。一年后,国家取消了农业中学编制,初三学生正常毕业,初一、初二的学生以历届生的身份参加1962年的小学升初中的考试。我们学校只有我和陆红兴、胡国昌考进了普通中学,其余学生全部回到农村务农。
65年考高中时,,胡国昌上了中专。我的理想是想考大学,中考志愿毫不犹豫地填了大新高中,我的年龄要比班里的同学要大一、二岁。由于重读年龄就成为我们考虑前途问题的重要因素
上农中读书可以说是我人生中非常失败的一次经历,理应是不愉快的记忆。然而,人生的道路不可能是笔直的,有时曲折一下反而风光无限好。在小学里我是边缘生,在班级里是一棵可有可无、无人注意的小草。进了农业中学立刻改变了我在同学中的地位,我的自信心得到了空前增长。我不再是躲在旁边看热闹的人,而是积极的参与者了,并且很快成了核心人物。我的潜力从此得到了充分发挥,这是我人生道路上一次重要飞跃。
农中时我们班一共有52名学生,其中20名女生。由于学生基础差,老师教课的进度相对较慢,而教科书是跟普通中学相同的。教程慢了,就没有很多的期末复习时间,只能完成正常的授课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我感到特别轻松,老师课上布置的作业,我一般都在下课前就完成了。除了经常有同学要我帮一下忙外,我基本上没有课外作业的负担。由于重读年龄就成为我们考虑前途问题的重要因素
我们这些农业中学的孩子,在学习上肯定不如普通中学的孩子,但生活自理能力都很强。例如参加个社会活动,搞个文娱节目,倒是人才辈出。同学们对考大学都不抱希望,所以学习生活十分轻松,没有一点竞争压力,不像普通中学学生那样分秒必争地搞题海战术。我有了很多空余时间,老师经常把组织参加社会活动的事交给我去负责,公社里有什么大会,就让我们这些学习不太紧张的农中学生去参加文艺表演。
农忙季节,我们组织小分队去田头慰问演出,参加田间劳动。农闲时,我们到老贫农家里访贫问苦。有时老师还要求我们把老贫农的事迹编排成故事或小节目。我们还经常配合公社里搞一些中心活动,例如除四害、扫文盲、张贴宣传标语、街头演出等。晚上我们到有竹园和树林的地方抓麻雀(那时麻雀也被定为四害之一)。我们还参加一些游行活动。我常被老师当作领头雁,做个小红旗、小红花啊,老师都让我去完成。正式上路游行时,老师就让我领喊口号。
我们的教学计划中还有专门的学农课时,内容就是集体去生产队里干农活,老师请一些老农教我们农业生产技能。我们也利用课余时间去做一些好人好事,为孤寡老人打扫卫生,给幼儿园的孩子讲故事,与农民互助、互学。晚上去参加一些农村青年的活动,我参加了大队里的红专小组,与农村青年结下了深厚友谊,以至后来在读普通初级中学的三年内,仍然没有离开过红专小组。直到上了高中,因为要寄宿在校,才依依不舍地放弃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|下一篇:绝处逢生不断攀登事业高峰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