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追求的是永恒不变的决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整个词坛尽管她渡江以后经历了许多坎坷

2017-08-19 17:27

梅,隐逸者也。
梅的高洁,让古今许多文人下笔便俗。就连杰出的才女李清照也为之感慨。在她试填一首《孤雁儿》,也不得不用自己最为擅长的抒情为底板。写出千
 
古怀人的绝唱。
每每读到
“吹箫人去玉楼空,肠断与谁同倚?一枝折的,人间天上,没个人堪寄。”
心绪便怅然许久。
易安以她光辉的人格照亮了,孤苦无托。然而却正是在这以后,她的诗,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梅之高逸,令许多文人墨客也为之痴迷不已。
书写吟颂,丹青绘意。观之,赏之,吟之,颂之,绘之,种之……
最为痴情恐怕要以林和靖为首。号为“梅妻”。而他写的《山园小梅》也确实写出了梅花高逸隐幽的灵魂。
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霜禽欲下先偷眼,粉蝶如痴合断魂。”
成为吟颂梅花的经典诗句。
林和靖也是极有个性的人,写诗从不留下底稿。随写随扔。平日也是以赏梅养鹤为乐趣。他把梅子分装十二个袋子,多少不计。每月拿一个去市上换钱
 
,买东西。从不贪多。
在他殁后,他养的鹤唳于九天,悲鸣不已,而他深爱的梅花也重开二度。
我想梅的高洁与隐逸。与梅本身并没有太大关系。而是与喜爱它的人的个性有关系。与人的自身修为有关系。
隐逸只不过一种形式而已,个性的高洁才是造就灵魂的标尺。很多人在艰难困苦的境遇里不忘初心,筑就生命最为辉耀的荣光。那也是梅花的灵魂,“
 
不是一番寒彻骨,安得梅花扑鼻香。”正是言此。遗憾的往往是人们总是注目桂冠上的明珠,却很少有人投眼奋争那时撒满的血雨。
当“二泉映月”响彻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时候,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跪着听完全曲,泪流满面。
我想当时,阿炳那高亢的琴音在暮色里响彻无锡大大小小的街道时,是没有太多人为之侧目回顾的。
马可尼尼,经历了非人的苦难,成了一个瞎子,因为病的缘故,甚至拔光了所有的牙。一次他在台上演出,有一个瞎子欣赏他的小提琴独奏。这个瞎子
 
问台上有多少人演出,旁边的人告诉他,就一个人,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站了起来,说道:“他是魔鬼。”随后跑了出去。
苦难成就人生,也许正是言此吧。
正如魏晋名士阮籍,嵇康他们没有隐居,但是我也认为他们是世俗中的隐者。嵇康临刑时的洒脱至今让我黯然。而阮籍的“穷途之哭”,悲戚的哪里是
 
人间之路啊!
我想梅的高洁,也没有什么任性一说,她不会让群芳妒忌,我想百花又为何妒忌呢。至于她的隐逸,领春而不争春,我还是蛮欣赏的。从不识春何来春
 
愁啊!
文人不丧德折节,志士不趋炎附势。不论何时不失丈夫的本性。高洁也好,隐逸也罢。艰难困苦,还是风正帆高都不迷失自己,我想这都是梅花的灵魂
 
吧。
慕容秋水于凌源
 

上一篇:这次是给她的温暖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创伤 |下一篇:不历红尘之中那缠绵的春情何来那幽怨的春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