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追求的是永恒不变的决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在推杯换盏间把酒逢知己千杯少的俗语诠释得淋漓尽致

2017-08-17 22:14

 沧廊相聚之酒逢知己
  
  同学聚会一般有三部曲:叙旧、喝酒、K歌,我们当然也不例外,尤其作为重头戏的酒,这次小聚一天多的时间连喝三顿,直喝得面红耳赤、心慌气短,直喝得手舞足蹈、原形毕现转圈。
  
  前年女生小聚后淑丽、秀萍去大城送红英,红英的老公老段同志以国窖1573招待。喝那么好的酒本身就腐败了,偷偷喝也就算了,还在群里晒,结果勾出了一众人等肚里的馋虫,纷纷嚷嚷着等我们去了1573还不喝了,非茅台、五粮液不可。自此喝茅台、五粮液成为群聊中长盛不衰的话题,隔三差五就被提起,每次都引发对聚会的无限憧憬,红英还上了五粮液的照片“勾引”我们快点去勾引。本来是开玩笑说说而已,没想到地主儿当了真,老何、老段像商量好一样,分别准备了茅台、五粮液,老何车上装了整整一箱子53度茅台,沧州喝罢又带去了大城,以满足不喜欢五粮液香型人的需要。老段也带到饭店四瓶子52度五粮液,还提前好几天就谢绝酒场,攒着酒量就为迎接大姨子、小姨子们,吓得我们的嚣张气焰立马收敛了几分。嘿嘿,他们哪儿知道我们是狗肉上不了大席面,私底下咋呼咋呼还行,真要动真格的就歇菜了抓狂。
  
  因为晚上到大城免不了一顿大酒,中午在沧州我们原不打算喝了,但老何同志的盛情难却,彬子更是推波助澜,她因为过敏喝不了酒,主动提出她开车,让老何陪我们。老何者,淑丽老公也,老何其实不老,我们中的多数都是他哥哥姐姐,之所以叫他老何,是一种尊称,也是随着淑丽称呼。老何话不多,人诚恳,工作一顶一,为人实打实,是当地心外科小有名气的主刀。老何平时不喝酒,但我们去了极尽地主之谊,不仅劝我们喝,自己也首当其冲,如果不是我极力拦着,四个半人两瓶酒一会儿就见了底。你可能觉得总量也不多啊,但要知道那可是高度茅台啊,何况我们酒量本来就不咋地。值得表扬的是淑丽的女儿姗姗,上次见她还只是八九岁的小女孩,这次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刚刚大学毕业的姗姗,温文尔雅,恬静大方,不停地为我们斟酒布菜、倒茶拍照,让醉眼朦胧中的她老姨——我看着比自己高出不老少的她喜欢得不行。
  
  迎着落日余晖,于万家灯火中到达大城,我们在红英刚搬不久的新家稍作停留,就去了位于廊泊路上的一家饭店。老段是个热心而又细心的人,早已在微信中晒了日程表,把我们在大城的吃住游玩安排得妥妥的,为了不动车子,还找了好哥们负责接送、陪同,K歌的地方也定在饭店附近,方便餐后转战歌厅。彬子喝红酒,梅子不知是中午喝得不舒服还是前几天的酒劲儿没过,酒量大打折扣,晚上喝酒的主力就剩下红兵、老何、淑丽、老段、红英、老吴和我了。淑丽、红英和我上学时是310宿舍的老四、老五、老六,老何、老段、老吴是310的姑爷,巧的是红兵当年是210的,跟我们楼上楼下,曾经的友好宿舍,哈哈,这场酒成310、210的主场了。俗话说得好,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我们姐仨实在,几个姑爷也有过之无不及,用梅子她老娘的话说:优点实在,缺点太实在。我们充分遵循“要想喝得好,内部先干倒”原则,肠胃不好的红英以东家的身份紧张罗,酒量不一定多大但胆儿贼大的淑丽一口干了多半杯,我也充分发扬宁伤身体、不伤感情的牺牲精神,三个姑爷更是你敬他敬互相敬,老何、老段不遗余力,连从不喝白酒的老吴都破了例,中午半杯茅台,晚上整杯五粮液,哈哈,敢情人家不是不喝白酒,是不喝一般的白酒啊憨笑!红兵老哥的表现可圈可点,很少喝酒的秀萍也喝了小半杯,人逢喜事精神爽,同学相聚酒量长,我们。
  
  那晚在饭店白酒已喝得晕晕乎乎,到歌厅又喝啤酒,究竟喝了多少不得而知,反正我是谁也不服就扶墙了酷。酒桌上只顾喝酒没顾上夸夸自己,现在清醒了俺得自我表扬一下,要说喝酒,想当年俺也能半斤不醉,但现在跨进半百老太的行列,早已是不喝正好、一喝就高,好汉提不得当年勇了快哭了。但群里咋呼的那么欢,到真格了彬子、梅子都喝不了多少,只能把我豁出去了,况且这是我30年来第一次见老何、老段,那可都是我亲姐夫子啊,不喝多也对不起这份情意。喝大了的直接后果是K歌时如在云里雾里,一直想听老段和他大姨子秀萍的《如果云知道》也不知道唱了没唱,都唱了啥歌、什么水平就更只有“云知道”了偷笑。连续作战的我们,第二天再见酒已如临大敌,但拗不过老段的热情,午饭时又干掉一瓶白酒,一打啤酒在我的力保下总算幸存了两瓶。各自回家后,淑丽说老何把她好一顿数落,埋怨她没把我们陪好,自己倒弄了个酒足饭饱,老段也没给红英好脸,意思也是说她只顾自己不顾别人。嘿嘿,也不看看我们是哪个宿舍的,310人从来不干亏本买卖,那么好的酒,傻子才不抢着喝呢阴险。
  
  回来老段在微信圈发了一篇上海外国语学院张海斌副教授的文章,题目是《大城归来不喝酒》,详尽记述了在大城出差期间见识的酒场风俗,我读后深有同感。“总算从大城回来了,而且是活着回来的,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。”“古有‘黄山归来不看岳'之说,今有‘大城回来不思酒'之慨。巍巍然,大哉、壮哉——大城!”乖乖,幸亏之前没看到这篇文章,不然大城我们是断断不敢去地惊恐;幸亏老段劝酒的水准没达到那种“艺术的高度”,不然能不能从大城全须全尾地回来也还两说着呢!流汗冷汗

上一篇:绿化美化做得挺好物业设施也很人性化 |下一篇:理想场所也提升了沧州这个城市的功能与品质